FC2ブログ

About Me

Lexapro/律

Author:Lexapro/律
大叔控到無藥可救!
卻沒大叔能看到爽!
初訪者請先閱讀關於我
過去頭像繪→

>10<

Category

Comments

Hits

Pixiv

Links

+

RSS

申請

Melancholia:::
  • 11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 01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配對:
Steve/Tony、Steve/Howard、盾鐵、盾霍
等級:PG-13~NC-17不等,沒打算寫肉但肯定會有些許性描寫或是未成年對話(?)、暴力情節、非自願性行為之討論
內容:ABO、軍妓、精神官能、OOC



阿律得了可以一口氣順利打到一萬字卻在一萬五千字就開始卡文、兩萬字就嚴重停滯的病
(似乎很多坑都這麼回事啊)






 

  他們下車進入飯店。

  東尼摟著史蒂夫的手臂將重心靠在他身上沒了骨頭似的走著,為了不上演一場阿爾法身邊的奧美迦華麗迎面撞上五星級飯店旋轉門的慘劇,史蒂夫也緊緊摟著東尼的腰,沒人能懷疑他們之間只有純粹的交易關係,在路人眼中更像是一對有錢的夫婦出來度蜜月。

 

  「我可以期待你固執理由的答案嗎?我們就快到飯店房間了,你能給些提示嗎?」面對期待洋溢在臉上的東尼,史蒂夫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就算給提示也說不完,相信我,你並不是在期待你想要的。」

  「為什麼?」東尼聽出史蒂夫不自然的硬聲,馬上變了臉,「哦,我靠,你該不會是什麼類似動保協會和奧美迦人權的集合委員會,看我年紀大砸重金來放生的吧?」

  「才不是,在五星級飯店放生一個四百萬的動物,我瘋了不成?」

  「你是瘋了!」東尼不顧旁人側視張牙舞爪鬼叫起來,「我打賭你刷新了競標會歷史上的最高紀錄!指定級都沒這麼好的數字,這可是四百萬,不是四十萬也不是四百塊,難道你是個喪失數字概念的富二代?」

  「閉嘴,你才像是那個富二代,都跟你說我不想提這個。」史蒂夫將怒火和電梯鈕一起壓下,另一隻手繞過東尼的背壓在肩頭上將亂動的奧美迦用力按在身邊恰好也按下讓他安靜的按鈕。

電梯門很快就打開了,才空出一個成人左右的寬度,史蒂夫冷不防被東尼推進電梯裡,前者來不及反應,後者趴到他的胸膛上抓起領子深深地吻起來,奧美迦突如其來的霸道舉動讓他一時間無法招架,金髮阿爾法抬眼看見電梯門關上後下意識回摟著對方的腰,他們唇與唇交疊,不斷揉合著溢出黏膩的呼吸聲,東尼靈活地挑逗著史蒂夫,在阿爾法身上扭動,簡單的吻不再安定而狂亂,史蒂夫在東尼打算更進一步時將他從身上扯開。

  

  「你在幹什麼?」

 

  東尼一臉〝我做錯事了嗎?〞上下看著他後舔舔嘴,史蒂夫差點為這畫面勃起。

  「反正你又不喜歡我說話,那乾脆跳過這步驟,我以為你會喜歡這樣的前戲?畢竟你都回應了。」不過下面還沒有,他有點挫折。

  「把那個留到房間,等我把事情說完之後。」

  「你會說很久嗎?」

  史蒂夫正經無情地澆熄東尼熱情的殷切,「會,非常久,看來今晚我們會像中世紀的新婚基督教徒。」

  「什麼意思?」

  「沒有多餘的前戲和享樂。」

  

  當史蒂夫說這句話時,東尼還趴在他的胸膛上,不過幾秒,電梯往上兩個樓層,奧美迦沒有反應,他有趣地伸手摘下好奇已久的太陽眼鏡,鏡面下露出一雙足以把自己燒穿一個洞、各種情緒交錯的眼神。

 

  史蒂夫差點就要笑出來了,他很清楚東尼在車上說了什麼--〝嘿,如果我不能享受,我也不會讓他爽。〞--從他的各種言行舉止來看這位奧美迦顯然是個自我享樂主義的人,他來參加競標賽被一個阿爾法標走不為的是什麼就是錢和性和享受,現在他剝奪了這些而且他又是那個該死的標下他的阿爾法,基於性別和立場及一些長久的文化限制,現在那幾分鐘前還喋喋不休、在台上公然嗆聲膽大包天的奧美迦此時竟然只能敢怒不敢言,默認阿爾法所下達的指令,這讓他有點想笑。

 

  看著東尼那雙出奇驚人的眼,史蒂夫忽然覺得這個奧美迦眼下比第一次看見時真實了許多,遮掩本質的隔閡消失了,難怪東尼要戴上太陽眼鏡,它們是多麼柔和瑰麗,甚至該悄悄地妥善隔離保存起來,並只屬於一個擁有者觀賞……史蒂夫看出了神的心想,怒意帶來的強烈情緒使眼睛充滿生氣,更加動人,一個人能擁有如此美麗的眼睛,而且強烈地喚起他所掛念的奧美迦,他心中的人也有著和東尼相似的眼睛,他們凝視自己的模樣,彷彿能窺視內心一切。

  

  他幾乎想為世間絕無僅有的完美傑作起身讚揚,他願意用所有財產買下令他孰悉不已的靈魂。

 

  史蒂夫覺得腦中有什麼東西融化了,於是咯咯笑出聲:「別這樣看我,」而且東尼還像個無尾熊抓在他身上瞪他,兩條手臂貓一般縮在胸前擰著他布料,「抱歉,剛才那些話是騙你的,你太過期待那些事情使我不得不開個玩笑潑你冷水,如果到時讓真相傷害了你之後我會很愧疚。」他拍拍東尼的背故作安撫,「只要我們把事情談完,我會讓你得到你想要的,現在從我身上起來,電梯要開門了。」

  

 

  東尼不大情願地被史蒂夫拉著手出電梯,很快他們找到了房間,門打開後東尼首先被推進去,史蒂夫不疾不徐跟進房間並順勢帶上門避免對方逃走,東尼一臉看起來就是想逃的模樣,等確定鑰匙收入口袋裡面,他靠在唯一的出入口上看著面前的奧美迦:「輕鬆點,你想喝什麼?」

  「隨便,」東尼瞥了史蒂夫一眼,哼哼脫下皮草大衣隨性扔到地上,史蒂夫正彎腰撿起那件大衣時聽見冰箱門與玻璃清脆的碰撞聲。

  東尼的聲音在他頭上響起:「反正飯店都會備酒,喝酒就好了,」史蒂夫抬頭看他,東尼明顯衝著他說:「尤其心情不好的時候。」

  

  這人怎麼這麼孩子脾氣啊?史蒂夫開始覺得東尼很難搞了。

  

  「嗨,我只想問你些問題,我說過很抱歉開了那種玩笑,那不是真的,回答完就能辦正事,你得到你想要的,但我也需要得到我需要的,尤其我才是金主。」

  「好吧,」東尼頓了會,靈活的腦袋運轉沒多久,他困惑地挑眉問:「嘿,你的意思是說你需要的答案才是價值四百萬的?那在你的目的中我值多少?」

  「天啊,喝你酒吧,別像個失寵的酒家女逼問客人這種風俗問題。」

  「也許我就是快失寵了才要這麼問,你不知道我是競標會裡面年紀最大一個嗎?搞不好下一次的競標會都沒啥著落,也許哪天你可能會在街頭上就看見我不斷找人拉客,還得躲躲條子。」

  「哇喔,你的正職是這個?」史蒂夫有點意外,他不想在街上看到流鶯而且那個流鶯還是東尼。

  「這個嘛,這是秘密。」東尼朝他拋了個媚眼,「這對我而言只是半正經的玩票性質罷了,基於目前沒有固定伴侶,動情期總得找個對象,競標賽不正是最理想的選擇嗎?有得解決又有錢拿誰不做?」

  「瞧你說的。」把歪理說的頭頭是道。

  「那現在你想談什麼?」東尼做出拍了兩下掌後攤開雙手的自然習慣,眨眼間他變成了一位隨和的朋友,「你想談什麼?心事?工作厭煩?感情不順?還是家庭問題?你單身嗎,還是跟伴侶吵架他不幫你度過動情期啦?」

  「呃,都不是,這可能攸關到你的私人問題,而且是家庭……」話尚未說完,史蒂夫找不到更好的詞句接續下文,東尼問的太快,他還沒想好等會得用什麼起頭,發問的勇氣似乎剎那間統統從門縫溜走了,而東尼還在用等待的眼神恭聽著。

  「……我還沒想好該怎麼問對你會比較好,但是無論如何我打定主意今天得問出個著落,除非我們之後還有得連絡,」史蒂夫本末倒置地說著,視點在房間四周打轉尋找定點,他有點語無倫次。「當然,我是說能一次解決最好,拖延對大家都沒有好處。」

  「既然拖延沒好處,那能請你說重點嗎?感覺你好像要先講完導讀和簡介才會開始說重點。」東尼忍不住打斷他,金髮阿爾法看著自己的樣子就像是憋尿憋急了的孩子般有趣,這讓他對史蒂夫的問題更深感興趣。

  

  不過這好奇維持不到一秒,東尼立刻深感後悔自己加速催生這問題的出現。

 

  「那好吧,我想請問你是霍華‧史塔克的兒子嗎?」

 

  打從在車上知道這個古怪的阿爾法的目的開始,東尼到史蒂夫開口問這問題前無時無刻都在設想問題的可能性和範圍,從認為史蒂夫要對他灌輸六法全書到像個變態般挖出所有生活私事細節、住在哪裡、婚姻狀況、孩子有多少都在考慮範圍內,這不能怪他,會讓他這麼想也都是因為史蒂夫堅持閉口不談才使他產生〝最壞的問題〞的想法,根據史蒂夫目前正直又誠實的談話態度來看,東尼差點對自己洗腦以為史蒂夫是人權團體派來要洗腦他的傢伙。

  

  史蒂夫不是他唯一遇過公平對待奧美迦的阿爾法,有很多阿爾法開始同情和在乎奧美迦超越他們侵略的天性(歸功教育上的結果)但讓史蒂夫和那些溫柔的阿爾法不同的是他能在釋放溫柔的同時保有程度上的權威,而又不會僭越至「施壓控制」的地步,不像前者僅僅只是「不敢跨越名為侵略的那條線」而與他保持距離,史蒂夫給他的壓力恰好正處於能讓他感覺某種溫暖的拘束,更可以說是種安全感,史蒂夫身上所散發的任何訊息都是種保證,足以讓任何一位奧美迦將心交給他。

 

  因為史蒂夫是一位踏實的人,這無關乎性別。

 

  史蒂夫的言行舉止讓他潛意識中感到放心,所以他也變的大膽起來,以往在前七位得標者面前他扮演非典型奧美迦的角色相當好,是個襯職的演員,在那些阿爾法做一個聽話的淘氣鬼,到床上任他們予取予求。現在史蒂夫讓他有機會稍微放鬆戒備,能以更囂張的方式與客人溝通,他不當淘氣鬼了,他想當小賤貨,他的潛意識幾乎百分之百相信史蒂夫不會突然地往他臉上揍一拳,要是忍不住要讓暴力發生,史蒂夫還會事先警告,這位阿爾法就是個善良的傢伙,傻大個,充滿陽光味兒的好青年,於是事實掩埋了真實,東尼也未將史蒂夫的目的做太多聯想,史蒂夫根本不像是會問那種問題的人。

  

  所以他萬萬沒想到一個才剛被他信任的阿爾法從內打碎了多年來為了自己的父親而對外築成的牆面,這問題出乎意料之外,不可能有人會知道這面牆的入口在哪。

 

  現在東尼感覺自己毫無防備地被襲擊了,他僵在那一動也不動,若史蒂夫的眼睛好的能看見分子微粒,也許看的見這名字脫口的瞬間周圍的空氣全都凝結黏到東尼身上以致他看起來僵硬無比,史蒂夫下意識擺出備戰動作,準備與被詢問的犯人身心一致地捕捉到露出破綻的瞬間。

 

  房間內安靜無聲,史蒂夫聽見自己呼吸的空氣流動聲和心跳音,他花上不知道多久的時間才完成一次吸吐的呼吸循環,東尼的表情猶如一張白紙,曾經被揉過又攤開的白紙,上頭有橡皮擦的擦拭痕跡,他張開嘴但沒有聲音發出,史蒂夫盯著他從空白轉為不明所以的臉,良久,對方仍面無表情。

  

  是他太急了嗎?還是押錯決定?他的判斷應該不會錯,或是他嚇到了對方,他知道自己剛才的口氣就像是要對犯人行刑似的,床上的人仍然不供出答案。

 

  「你是嗎?」史蒂夫又問了一次。

 

  「如果我說不是呢?」東尼將眼神挪到床單上。

 

  「你在騙人,」史蒂夫低沉的嗓音讓東尼的雙肩起了共鳴,「你的味道和霍華一樣,與上代有相同味道的人只能靠垂直遺傳,而且只有奧美迦才會遺傳味道,貝塔已經沒有這種遺傳因子了,代數越近味道越相似,光聞味道我就能知道你是霍華的兒子,這是我想問的,我希望你能配合,因為接下來有很多問題會提到他……」

 

  「不可能,這是不可能的事,」面對嗅出了事實,鼻子靈的跟狗一樣的阿爾法,東尼放棄自辯,但他不打算呈供。「我一點也不想配合,為什麼我得配合你?目前根本沒有人能知道霍華,你從哪得到這名字和資料?光是你的資料來源我無法相信你和你的目的。」

  「我沒有從哪裡得到這些,因為我認識他。」史蒂夫回答。

  東尼的眼睛瞪大了,「你知道嗎?我同情你的智商,因為這是個非常爛的藉口。」他冷冷地說。

  「那麼你希望我怎麼做,才能得到你的信任?」史蒂夫誠摯地將自幾雙瞳的嬰兒藍盡可能放進東尼的視線內,讓他能從棕色的倒影中看見自己。

  「不管你怎麼做,我都不打算說。」東尼立刻回道。

  史蒂夫撇頭嘆口氣,努力想出辦法,他小看眼前奧美迦的固執程度。

  如果想獲得對方信任,那麼應該要先讓自己對他敞開心胸道出一切。

  

  「我可以跟你說說我是怎麼認識他的,相信這個故事裡有些事實會和你想守住的內容驚人地相似。」他說。

  「故事留給你自己說吧,霍華早在十幾年前就死了,根本不會有人知道他是誰。」東尼的言語間透露不屑感,對史蒂夫和霍華的過往毫無興趣。

  史蒂夫自顧自點點頭,「我是史蒂夫‧羅傑斯,七十多年前在所屬軍營認識了一個花花公子兼科學家,他是個富翁、慈善者和奧美迦,叫做霍華……」

  「我沒興趣聽!」東尼毫不客氣打斷史蒂夫。

  「你在害怕這個,害怕我真的認識霍華‧史塔克,你想保護他,我能……」

  「你說什麼?」東尼對史蒂夫的話做出反應,他的瞳孔和音量一同放大:「你能怎樣?他媽能懂個屁,我為什麼要閉口不談霍華的事,我應該要聽你說故事好像我很想知道嗎?難道你就不能動動你的腦子想一下?」

  「我能想到的只有要不他對他兒子做了永生難忘的事,要不就是他兒子發現了永生難忘的事。」史蒂夫坦然的就像已經知道東尼會有如此反應。

  「不,你才是讓這件隱瞞成為永生難忘的那傢伙,聽著,我才不管你是否真的從七十多年前就存在到現在,你想知道霍華的事,就得拿出代價。」東尼的口氣嚴厲的不容反駁,坐在法官的坐位上俯視著史蒂夫等待辯解。

  

  「那麼,你想要什麼?我會盡可能達到你的要求。」

 

  為了霍華,他不曾設想過前方有多少困難,因為最大的困難本身就是尋找他、追回他、蒐集他、拼湊他一切自己正在睡眠中流失時間時有關他的一點一滴,想在不屬於他的時代將他完整為自己記錄保存下來,都是為了他,所以史蒂夫未曾設想,也未曾做過心理準備,預設一但成立,放棄便會藏在預設邊界處趁機攻擊他的意志。

  

  「應該是你能給出什麼!我相信你給不出任何東西。」霍華的兒子全數駁回,好似已見未來發展,史蒂夫的任何發言皆無效,不信任摻在出口的飛沫中如機關槍打在史蒂夫的身上,立場轉換讓門板前的人失去氣勢變的像下一秒準備奪門而出,被妻子罵到狗血淋頭的偷情的丈夫。

 

  史蒂夫說不出任何一句話。

 

  「不管你掏心或掏肺或掏什麼,我才不會接受,你的代價一輩子都不夠承擔,省心吧,你得不到霍華的情報。」

  

  東尼的語調像斷頭刀,快狠準地斷絕這樁交易,帶著審判的眼光。

  很快,史蒂夫的判決已定,他被東尼判終身與霍華隔離,犯人史蒂夫‧羅傑斯知道是恨意敲響了命運之槌,此時此刻一樁久未上訴的案件獲得解決,東尼在替霍華報仇,而他得到了,他倨傲地看著該付出代價的對像在槌子落下的瞬間的面容,東尼靠他的失落和焦慮來獲得滿足,這是最好的報仇方法。

 

  木槌撞擊聲飄渺的在腦中晃蕩,史蒂夫眨眨眼,他發現東尼可能已經知道自己是誰,明白霍華發生了哪些事,藉此做為把柄,並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落水的模樣而遲遲不拋下救生圈,東尼在欣賞自己的挫折感,這能讓久違的怒意得到適當發洩,他能感受到這股熱切、活生生,由恨轉化的惡意。

  

  史蒂夫忽然間明白了,不管眼前的奧美迦是否透過霍華認識自己,他明白東尼會為了霍華而恨任何一個人。





想寫好小說不過改了多少次都覺得節奏或用詞哪裡不大對勁…(又不知道到底哪出問題XD)
有些辭彙似乎反覆用過好幾次,自己看得有點膩

由於這裡的曝光率本來就沒有很高,但阿律看到拍手或留言還是會很高興的!(想要就直說)
不過即使沒有這些還是想把文章給打完啦,速度非常緩慢就是了,當作是在滴瀝青的速度(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3/10/17 22:05] | AVENGERS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
<<岌岌可危 | ホーム | 【Avengers】凋零(四)(Tony受ABO)>>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exapro.blog126.fc2.com/tb.php/72-a7aceeb2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ホー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