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About Me

Lexapro/律

Author:Lexapro/律
大叔控到無藥可救!
卻沒大叔能看到爽!
初訪者請先閱讀關於我
過去頭像繪→

>10<

Category

Comments

Hits

Pixiv

Links

+

RSS

申請

Melancholia:::
  • 11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 01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在某論壇發的時候這篇的標題叫做"意外"
事實上一開始存檔時是叫做"人魚之聲"
但不管是看起來像短文或長文的標題,我都沒打算繼續寫下去
它就是篇人魚AU的盾鐵短文

※(10/12)
X...忘記存成草稿了,這篇只是配合二言難盡先發的,結果發了看都沒看自己是否有存對狀態orz
人魚AU的由來主要是看到開皇人樣寫的盾鐵盾《人魚將軍》覺得很可愛很萌於是圖畫一畫也忍不住自己寫了一篇(爆
後來已詢問過作者設定借用的部分也獲得授權><再度感謝開皇樣願意借用設定!





以下,盾鐵人魚AU





 
 
「Steve,今天換你值班,沒問題吧?」
 
「沒有問題,Sir。」
 
Steve Rogers,美國海軍軍校優等生,憑著優秀的體能和異於常人的敏銳直覺以及良好的學習能力,在畢業後馬上被神盾海洋研究中心相中而被聘請,他們正好缺乏會開船和指揮船員或人員的人,以及他擁有在陰晴不定的大海上生存的直覺。據說在學生時代值航行更時遇到幾次突如其來的怪浪或棘手的風浪都能平安度過,當時船艦已晃到連熟睡中的老鳥都嚇醒了,幾班人和艦長都跑來舵房看,發現Steve正滿頭大汗的將航向控制在能接受的偏移範圍內並嘗試穩定船身,直到度過後他們驚訝地發現一旁的自動駕駛被關閉,也就是說Steve完全靠著手動和直覺去駕駛這艘艦艇後他們為這學生擁有與眾不同的天份感到嘖嘖稱奇,雖然事情過後他還是被「你應該把自動駕駛打開這樣更安全」之類的話給罵個狗血淋頭外加伏地挺身的懲罰,但往後只要輪到他值航行更,怎麼操作都沒什麼人管,就算他習慣關掉那自動駕駛也一樣。
 
神盾海洋研究中心招他做潛艇艦艦長,並輔助研究人員進行採樣或抓取樣本,Steve很爽快地答應了這份工作,天真的他以為只是抓幾條魚或蝦子海草,但海洋研究中心其實私底下要的不是那些……
 
今天是Steve第一次在研究中心值夜班,向Nick局長接過鑰匙後到大廳開門。
走廊的指示燈幽暗地閃著,經過密碼和掃描後他獲得允許進入大廳,這是他第一次進入這裡,一般會到這裡的通常只有神盾的研究人員或客人。
 
大廳空間非常寬敞,在黑暗中Steve馬上被中央發亮的的巨大水缸給吸引視線。
 
大廳中央的水缸呈圓柱型,從底部直連天花板,一個巨大載水的玻璃柱內充滿生命,五顏六色的珊瑚礁、成群的魚兒在珊瑚礁洞窟中穿梭、連章魚和蝦子都有,海草隨著水流擺動身姿,海星躺在白色的砂床上緩緩漫步。
 
Steve為這美麗的景象看呆了眼,他走到玻璃柱前想更清楚觀察裡頭的小型生態系,幾塊黑色的礁石高聳著幾乎是地面到天花板距離的三分之二高,有的魚比他的頭還大;有些只有他的眼睛小,章魚躲在洞穴裡獵捕粗心大意的魚兒;海星正在和蚌殼搏鬥;有些魚成群聚在一起往同一個方向游動,繞過了礁石的洞,他不經意掃見一個紅色的尾吧從礁石旁閃過。
 
「什麼東西……?」如果他沒看錯,剛才那尾巴幾乎將近他一個身體長,這玻璃柱有這麼巨大的魚嗎?有的話應該很容易看的見吧?
 
正當Steve想邁步環視玻璃柱一探究竟時,一張人臉從礁石的洞中露了出來,好嚇了他一跳。
 
「老天!」Steve驚呼「你不是那個人魚嗎!」
 
 
起初在潛艇艦工作時,Steve想不透潛到四千公尺深的海水下究竟有什麼生物能捕捉?那裡又黑又冷,水壓極大,按照演化和生存論,那裡的生物奇型怪狀,都是海裡的奇葩,數量少帶回來又容易死。
研究人員沒有多說什麼,就是叫Steve繼續往下開。
 
 
「原來你……在……這裡?」
人魚似乎認的出他,於是不再躲躲藏藏從礁石中游了出來,他身上紅金相間的鱗片在水中閃閃發亮,延伸到尾巴開始鱗片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光滑厚實的皮膚,人魚的尾巴比起故事書或插圖實際上更接近海洋哺乳動物的模樣;呼吸用的鰓排列在脖子上,鮮紅並一開一合地過濾水中的氧氣;他的手上有薄薄的蹼,和尾巴的顏色一樣,這人魚看上去是位男性,留著精緻的小山羊鬍,黑色的頭髮隨水流漂動。
 
他們在五千尺的海水下發現了人魚,就是Steve現在看到的這條。研究人員用潛艇上的設備捕捉他,人魚的行動迅速敏捷,在連續無數次的失敗下意外成功捕捉到他。
Steve從來沒想過這麼深且環境惡劣的地方居然會有這種生物,人魚?開玩笑,那只是個故事吧?看到雷達和人魚的那瞬間他差點忘記如何操作潛水艦,訝異之大令他下班後幾夜難眠,他滿腦子都是人魚、那幻想中的生物,就他的認知而言海豹為了躲避掠食者一口氣也只能潛到一千五百公尺深、抹香鯨為了吃美味魷魚可以潛到三千公尺深,後者已經是世界上能潛最深的哺乳動物了,但五千公尺的人魚?不是作夢吧。
 
那時五千公尺水下人魚的身板很扁,獵奇得不可思議,就像海豹為了適應水壓將體內多餘的空氣排掉,人魚在被捉到的瞬間發出了讓潛艇喀喀作響的聲音,透過麥克風傳進來的聲音像調錯音頻的訊號刺耳難耐,研究人員趕緊關掉麥克風,雖然潛艇很快就恢復寧靜,那刺耳的聲音卻繚繞在每個人的腦裡,回去後Steve的耳朵痛上了一整天。
 
 
人魚擺尾游到Steve面前,雙手貼著玻璃用那雙深棕色的大眼盯著他看。
被人魚凝視的感覺跟人類沒兩樣,Steve想迴避人魚的目光,卻又被人魚漂亮的眼睛給吸引--這人魚的眼睛非常美麗,炯炯有神,他想起關於人魚種種故事和幻想;他們有魔法、人魚的歌聲有催眠效果、人魚的眼淚是世界上最難得的寶物……
 
他們只能活捉人魚,而且人魚不能失去意識,否則他會無法控制從五千公尺至海面中水壓對身體的變化影響。在回到海面漫長的路上,人魚一路掙扎著,他每開口周圍的魚都會翻白肚,海豚和逆戟鯨四處亂竄甚至差點撞上潛水艦,潛水艦的接受器一度失靈。
 
研究人員說人魚的聲納系統非常出色,遠比高科技設備和海中生物精確,在海裡擁有最厲害聲納的不是海豚或鯨魚,而是人魚,這是他們的研究目的。
儘管Steve不太相信這是他們拼死潛到五千公尺深海底活捉人魚的唯一理由,不管人魚在海裡多有優勢,一旦被抓到,就像被漁夫釣到的鮪魚一樣被人類拖到海面上任人宰割。他心想。
 
到海面上後,神盾的艦艇正在一旁等候,艦艇上的人給他一副耳罩,每個人都開始帶起耳罩,待人魚被拖到甲板上後開始更奮力地掙扎,Steve聯想到跳出魚缸外的魚窒息地彈跳著,人魚發出刺耳的叫聲,即使有耳罩吸收,他的耳朵仍是難過,全甲板上的人都一樣。
直到一個只能容納一個人大小的水缸推到甲板上後,Steve被吩咐跟著全員把一條人魚抬到水缸裡。
人魚是不能小看的生物,只要他願意,隨便掃一個尾巴都能打碎骨頭,如果打中胸腔恐怕會沒命。眼下這是個搏命的工作,人魚的身體濕滑毫無摩擦力可言,大家一次又一次失手,接連兩三個人員都被人魚的尾巴掃中頭或臉而暈倒,有的甚至被打斷鼻梁掛彩。
很不爭氣地Steve也在混亂中不小心給人魚的尾巴掃到額頭,跟著其他人昏了過去。
 
 
「你………」Steve看著沉默的人魚不曉得要說什麼,人類的語言他聽得懂嗎?紅金色漸層的鱗片讓一旁的魚兒黯然失色,似乎這水缸裡的生物沒有一個能比這人魚有更鮮豔繽紛的顏色了,整個魚缸都是在襯托他般被精心設計。
 
對啊,這裡是大廳,Steve無奈地想,人魚除了要被拿去研究,又要被迫在這裡給進來的其他客人或科學家觀賞,這等侮辱和羞恥倘若是他早就咬舌自盡了。
 
「你……的…尾吧?鱗片的顏色看起來……很漂亮。」Steve不是很確定對方能理解的說。
人魚微笑了一下,他吃驚「你聽得懂我說的話?」
人魚點頭,游了一圈又回來。
「你有名字嗎?」
人魚隨手拔了一根海膽的刺在砂床上寫著〝Tony〞。
「你叫做Tony?」他問。
Tony顯然是皺了一下眉,然後妥協的點頭。
「我是…我叫做Steve。」不知怎麼的他感到害羞,對未知生物的對話和對方聽得懂人類語言,像在跟一種巨大的秘密交談,而他擁有優先權。
Tony點點頭,嘴裡呼嚕嚕的冒著泡。
「你在這裡很無聊吧?」他看著死氣沉沉的四周說。
Tony又點頭。
「今天我值班,我可以跟你講話。」不過只有他一個人會說話,人魚只能用動作或在砂床上寫字回應。
 
Tony笑了。
 
Steve拉了一把椅子坐在玻璃柱旁,他興奮的像個孩子般有好多問題想問Tony。
「你喜歡人類嗎?」
Tony思考了會,他搖頭,並抹掉方才寫的字,重新寫上〝Idiot〞。
Steve乾笑「你也覺得我是這樣的人嗎?」
Tony聳肩,〝Maybe〞。
Steve笑了幾聲「你有同伴嗎?」
當他聽見同伴兩個詞後,瞬間停止了自己的笑容看著Tony,發現自己說錯話了,因為Tony跟人類太相似了,讓他忘了對方和自己不同的事實。或許Tony有同類,有個家、有朋友、有愛人,他們在海裡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如今他卻被打撈上來關在豪華的牢裡,與大海分開。
「我很抱歉。」Steve沒等Tony回答率先道歉,而對方不太在乎的搖頭並寫上〝A lot〞。
「我很抱歉。」他又重複了一次,在看到Tony的回應後他的罪惡感更深了「你想回去。」
Tony點頭,眼神裡透露了許多不情願,他游到Steve旁邊靠著珊瑚礁蜷起身體抱住尾巴〝Miss〞。
「對不起,我不曉得該如何分擔你的難過。」Tony抬頭看了一下Steve「我只是一個小小的潛艇艦艦長……」當Steve說到這句話時,Tony睜大了雙眼,他馬退開了Steve游到玻璃柱另一邊,臉上寫滿了憤怒。
「Tony?」人魚極大的反應讓Steve感到不安。
Tony只是靜靜地瞪著他,雙手握拳折斷了海膽的刺。
 
「等一下!我……」
 
Steve沒來得及解釋,人魚的眼神晃動了幾下,扭動腰尾消失在礁石中。
 
「聽我解釋……」Steve嘗試挽回邊繞到玻璃柱另一頭,Tony又出現往相反的方向游去,他只好再走到那邊,而Tony屢試不爽地重複著同樣的動作。
「拜託你聽我解釋!好嗎?」Steve忍不住大叫了一聲,他不微微發抖著,他不確定Tony為何生氣,他想解釋……找個假設的理由解釋,像開車撞到人之於開船撞到人魚般羞愧,如果是對人就算了,人類有人類的解決方法;他不知道該如何撫平人魚的憤怒,他確定自己做了對不起未知的生物的事,但不太確定Tony在生什麼氣,他猜恐怕是那艘潛水艦的問題。
他們本該有個美好交流,人類接觸未知生物時不都該如此嗎?他活到現在還沒有真正觸怒誰,偏偏這次的對象還不是人類,他一點也不想對未知生物留下不好的印象,只是目前看來壞印象確鑿在人魚心中了。
他不會就此成了全人類代表吧?
「聽著,雖然那艘船是我開的,但我當時只是僅僅是做〝開船〞的工作而已,完全不曉得那些人到底在想什麼。」
Tony看著他搖搖頭,彷彿在說「你這是藉口。」
Steve嘆口氣,這的確是種藉口「我很抱歉,把抓你的機器的東西開下來。」
 
Tony又搖頭,這下Steve摸不著頭緒了。人魚看到Steve的反應,無奈的游到珊瑚礁附近抬起手臂一拳打爛了叢海葵。
「Tony!你在幹嘛!」Steve脫口大叫,Tony沒聽到般繼續心不在焉的拔著海葵的觸手隨處丟棄。
Steve很緊張,如果Tony繼續這樣下去,隔天要是玻璃柱內的東西都死光了,他該怎麼對局長解釋?Tony又會受到怎樣的處分?
Tony一點都不關心Steve的心情,直到死掉的海葵觸手最後一根被拔掉後,Tony嚴肅地指著Steve,又指了指那些四分五裂的海葵。
「我嗎?」看到人魚的訊息,Steve努力解釋Tony的想法「是潛水艦嗎?」
Tony點頭,眼明手快抓了一條游過面前的魚。
「不!Tony!住手!」在Steve的叫喊下魚兒在Tony的手中活生生被撕成兩半,他的眼前一片血紅,Tony在模糊的紅霧中搖著頭又指向Steve。
「對不起。」Steve靠在玻璃柱上懇求,他為人魚的舉動激動到快落淚「對不起,Tony,拜託你別這麼做……」Tony將屍塊扔到洞穴前,龍蝦被引出來後他用尾鰭猛地壓碎了龍蝦。
Steve扶在玻璃上的手指捲曲「是我的錯,毀了你們的生態。」
Tony還是搖搖頭,生氣地游到Steve面前終於忍不住張開嘴,他的臉色猙獰,大顆大顆的氣泡從嘴裡竄出,似乎在說些什麼但Steve聽不見,只看著人魚森白尖利的獠牙有一下沒一下露出來。
美麗的人魚的臉第一次靠得如此接近,在Tony沉默的咆哮中Steve居然有心注意他的臉,Tony就像個人類,目光如炬、睫毛俏麗、散發光彩的男人,倘若他是人類,或許會是時尚雜誌的名模或演員。
〝磅〞的一聲尾鰭拍打玻璃的巨響令出神的Steve驚醒,看著憤怒的人魚正瞪著自己,脖子上的鰓用力地一開一合,Tony朝控制台指去。
「要打開它?」
Tony翻了一個白眼,Steve趕緊跑去開起控制台「我…我該做什麼?」
Tony拉長脖子朝最左邊指去。
「最左邊這個?」
Tony點頭〝Close〞。
於是Steve照做了,他將把手由上推至底,聽到氣壓推動機械的聲音以及某種從進大廳就有的運作聲被關閉後問「是這樣嗎?」
 
在玻璃柱旁的Tony頻頻點頭,他的笑的眼彎彎,神情微妙且邪惡,Steve眼睜睜看著Tony開口,還來不及看見嘴裡的尖牙前頭在一陣劇痛中暈眩過去。
 
 
 
 
 
 
 
 
 
 
「Steve,幫我收一下漁網。」
「好。」
Steve走到甲板啟動絞車,機器笨重地緩慢捲起好幾個禮拜前在這片海域灑下的網。
邊整收著漁網Steve邊看著四周一片汪洋的蔚藍海域發呆。
 
 
在那之後隔天他在一片不知道在哪的沙灘上醒來,全身上下只剩一條內褲光溜溜地躺在漂流木上,活像個真人版無人島生存記,他的耳朵刺痛,當時還未到大眾上班時間,四下無人,Steve面紅耳赤地衝回家,完全沒留意到沙灘上的腳印,他在附近的路上發現神盾海洋研究中心的公務車,上頭還插著鑰匙(沒有被開走還真是幸運)於是他上了車趕緊先回家給自己找了件衣服穿。
 
Steve慌慌張張地跑回去,發現研究中心的玻璃柱碎的滿地都是,從碎片看來是一氣呵成全碎,找不到大塊的玻璃片。
人魚不見了,地上躺滿死魚和原地奄奄一息的海草以及死掉的珊瑚礁群,海水差點淹的整個大廳都是,大部分都從排水系統流走了,地上還是濕的。
 
「這下糟了……」
 
待神盾人員上班時間一到,面對局長嚴厲的瞪視與責備和質問,看著三種角度監視器錄影帶都明顯指出Steve Rogers的身影關閉了吸收聲納的開關,百口莫辯也無法解釋的Steve很快就被革職,灰心的他對害自己肇事又丟了工作並為了賠償損失需要負債的人魚Tony擠不出半點氣來,被踢出研究中心的那一天他第一個念頭是:Tony過的還好嗎?
幸好老天沒虧待這位幸運兒,Steve在朋友Bucky的介紹下先進了一家遠洋漁業做起漁夫來,他們出海便是一年半載,在海上待習慣甚至可以說是當做第二個家的Steve做起來簡直得心應手,有他在的船年年收獲比其他漁船好,尤其是經濟價值最高的黑鮪魚,幾乎每條都沒有任何有礙賣出的傷痕,就好像他們放線的那區沒有海豚、虎鯨、鯊魚或其他飢餓會去啃咬被釣上的鮪魚的動物一樣,加上Steve出色的航海能力,種種事蹟讓他進入漁船沒多久就當上了副船長,同時也跟碼頭和魚船的人混的差不多熟了。
 
〝喀啷〞
絞車因某種原故卡住而自動暫停作業,Steve不能理解絞車發生了什麼事,拉了幾下漁網後發現繩子呈繃直狀態。
 
「Steve,怎樣啦?」聽見絞車發出的聲音,Bucky從舵房另一端探頭詢問,Steve正好在穿潛水裝「魚網好像卡住了,沒關係,我下去一趟,你幫我看著。」漁網會卡線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讓漁網繃緊太久有斷裂的危險,堅韌的繩子在斷掉的瞬間極容易打死人。
「你速去速來啊拜託!」在Bucky沒好氣的要求下Steve比出一個姆指後翻身躍進海裡。
 
冰冷的海水襲捲全身,Steve繃緊全身上下的肌肉維持溫暖,很快地在適應了水溫後開始沿著漁網往下游尋找是什麼東西卡住網子。
今天天氣很好,陽光明媚,射入海水的光線依水波折射成耀眼的漸層色,海面下的生物活動一清二楚,潛的愈下去就愈沒有光的幫助,漸漸地開始稍微暗了起來,海水更冰冷而Steve的肺也感到更加不適,深層壓力彷彿逼他把肺部的空氣吐出來般,在氧氣筒中的呼吸起伏受到限制。
後來他跟隨著魚網來到大片的深海珊瑚樹群中,Steve睜大了眼,他第一次見到數量如此龐大的珊瑚樹群,直到他的視力無法達到之處仍有珊瑚樹的身影,自然的塑造力是多麼偉大與令人敬佩啊!他不禁為這片鬼斧神工的景象憾動心靈,珊瑚樹群的顏色豐富艷麗,比路地上任何一顆寶石更加珍貴,在光線透射之處閃閃發光似的引人注目。
忽然一股水流欺向他來,有如一個人朝他跑來形成的風壓,Steve扭頭一看,差點沒把口中的呼吸器吐出來。
 
紅金色的人魚Tony就在他面前,Tony打趣地在他周圍靈活的繞圈打轉,像在嘲笑人類到了海裡行動笨拙勘比海參差似的。
Steve指了指Tony,又繼續指他,用力地指,他沒辦法說話,也不知道該怎麼用動作表示自己的震驚,Tony笑了出來「也許你也是個蠢蛋。」人魚不說則已,一開口驚人,Steve瞪大了眼發現他見鬼聽的見Tony的話而且是人類的話!更不科學的是他的聲音清晰的和在路上交談一樣不受海流干擾。
「大-笨-蛋-。」Tony咯咯笑著,Steve好笑的發現這次立場被反轉過來,變成他是個無法出聲的人類而且要聽一條嘴吧聽起來頗毒的人魚說話。
「漁網卡住了?」Tony摸著漁網明知故問,Steve指指上面。
「你急著要解開?」Steve點頭。
「我懶的幫你,Jarvis,找幾條章魚魷魚什麼的剪開網子吧。」Tony翹著魚屁股趴在珊瑚樹網發號施令,Steve根本不曉得他在對誰說話,也不知道Jarvis是誰,只見沒幾秒十幾二十隻他從沒看過規格的大章魚和魷魚(餐廳標榜那些巨無霸什麼的根本都是屁)甚至龍蝦從珊瑚樹網下衝出來,全都爬上漁網開始奮力磨斷網線。
Steve手忙腳亂的晃著,眼看線就要被割斷了,他懊惱的不曉得該如何上去對Bucky解釋為什麼好端端的漁網會被搞破,而且意外見到人魚讓他想多帶一會兒。
Tony懶洋洋地邊用海綿擦著尾巴邊看著焦急的人類在水中像忘記如何游泳的魚般晃蕩(這是海裡最冷的笑話了,或許他該教Steve如何拍動尾鰭,來,我教你,前、後、前……噢,我忘了你沒有。)他說「漁網要破囉。」
〝我知道!〞Steve無聲應答。
「網斷了,你們就滾回去。」Tony用不帶感情的聲調冷冷地說,Steve覺得這句話的溫度就和穿過潛水裝透過皮膚的水溫一樣冰冷,他哆嗦了會,心中有些失落。
「這片海域是Jarvis在管的,也就是說這裡是我的海域;你們這群地上走的如果捕撈過頭的話Jarvis不會再用卡住漁網這麼簡單的方式處理哦。」Tony說著Steve一知半解的話,Jarvis到底是什麼?難不成就是這片珊瑚樹群?
當Steve正在觀察珊瑚樹網和Tony亮晶晶的尾鰭時漁網被割斷了,眼看著網子被絞車捲上去,他卻有種想待在這裡的念頭,如果不上去,Bucky會擔心他;如果上去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到Tony。
「快上去啊。」看著沒有半點行動的Steve,Tony大聲催促,一副巴不得再也不要見到這人類的口氣。Steve被人魚催促心裡不由得緊張,更多的是尷尬,他有種大庭廣眾下被人趕的錯覺,該死這裡可是海洋只有人魚沒有人類,魚才不會看戲(好吧他得無視那些游到一半突然停下來的魚到底在幹嘛)他有太多事情想和Tony說,於是他不經思索吸了好大一口氧氣--應該說氧氣筒剩沒多少氧氣了,Steve拆掉呼吸器,戴著蛙鞋的雙腳以固定節奏划著和在路地上走路一樣讓自己保持原地不被水流帶走,Tony挑眉微睜雙眼以示自己對這人類衝動的驚訝。
「你腦子灌水?」他說。
Steve一開口,大把海水魚貫到嘴裡讓他差點嗆起來。
Tony被逗笑「你腦子真的灌水了。」
Steve艱難地看著Tony游到自己身邊,人魚脖子上的鰓是特別的存在,至少從上半身來看左右共十條鮮紅的鰓和局部鱗片就能區分人魚和人類之間的差別,Steve盯著Tony的鰓看,形狀很好看,有點嚇人,看著看著就想摸脖子。
『不行,我到底在幹嘛。』他搖搖頭努力提醒自己對方是條人魚的事實;人類對人形的東西情有獨鐘,他們總認為人的形狀是種藝術,很多創作者都藉此發揮他們的思想,現在Steve大概不會承認這點,儘管Tony上半身和人類相似,但他相信要找到這麼漂亮的人或魚世界上絕無第二位。
 
Tony游到Steve正對面,他們距離相當接近「你快走吧,上面的人類在叫你。」人魚大大的眼睛對著他的臉,他是不是看到Tony用……瞬膜對自己眨眼?
 
Steve抬頭往上看,完全沒聽見上面有什麼聲音,Tony說Bucky在叫他,看來Bucky快嚇死了,假使他再不上去,上面的就要跳下來了。
 
「還不走嗎?」Tony的聲音出奇地離他的耳朵非常近,是的,他趁Steve抬頭時在他耳邊說話,Steve的皮膚感覺的到人魚的鰓排過的水流,Tony的聲音很好聽。
「算了,你不走我拖你走。」語畢,Tony猛地一拳朝Steve的腹部揍去,打的他貓腰吐出不少氧氣,在他扶著肚子差點反射性把水吸進肺裡的同時,人魚抓起他一條手臂開始往上游去。
開始缺氧的Steve抬起頭看著經陽光洗禮的那些斑斕奪目的鱗片,金紅色閃的他快睜不開眼,人魚游泳的身姿曼妙有如跳舞,Tony柔韌的腰只要前後擺動一次,〝步伐〞就能有三、四公尺,他的速度很快,Steve還沒窒息前就到了海面上。
 
「嘩啊!」Tony使勁把他拖到海平面上,讓這沒有鰓的人類用鼻子呼吸空氣。
「Steve!」船上的Bucky大叫,絞車已經把漁網全收齊了,遲遲不見好友身影的他待在船上焦急要命「Stev……!?」顯然看到好友旁邊多了一個從沒見過的人臉後嚇著了他,這種場面根本是驚悚或魔幻片才會出來的東西吧?他根本就沒看過船上有這號人物,或是……或是……
 
人魚知道Bucky用非常錯愕的臉在看著自己,他對啞口無言的人類又歪頭又挑眉,接著皺眉用嚴肅的臉責備對方,他伸長脖子露出泡在海裡的鰓。
Bucky瞪大眼看呆了,Steve在他叫出來前搶著解釋「什麼都不要說!是他把我拉上來的,Bucky,我之後再跟你解釋,我保證是詳細的。」
 
Bucky七手八腳放下繩子,Steve爬上甲板後對Tony說「聽著,我真的很抱歉,我希望能好好跟你解釋之前的一切。」
 
Tony躺在海面上划,完全沒放在心上的揮著有蹼的手。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再跟你多交流些,這樣才能避免我再次犯錯。」
 
Tony張開嘴,想說什麼,然後又閉上,沒有海水做媒介人類根本聽不懂他的語言。
 
「上帝,人魚的牙齒真恐怖。」Bucky喃喃自語著,立即被Tony瞪了眼。
 
「天啊,他聽的到我說話?」
Steve用手肘撞了一下他「要是別人評論你的牙齒長得怎樣你覺得好過嗎?」
「哦,抱歉,失禮了。」他對Tony道歉,人魚欣然接受。
 
「呃,我們…會馬上返航,你不用擔心。」Steve被Tony投以〝誰擔心啊〞的眼光,他假裝無視掉「你願意讓我再和你見面嗎?我想跟你慎重道歉和解釋。」
 
Tony認真想了會,點頭。
 
「長島海灣?你知道嗎?」Steve約了見面地點,他問。
Tony點點頭。
「明天怎麼樣?我放假,我會在那裡待上一整天,在月牙灣。」
Tony比了一個OK的手勢,Steve完全沒懷疑一條人魚怎麼會人類的手勢,他對人魚的答應高興並笑了起來「還有,神盾海洋研究中心恨死你了。」也恨死了那個放人魚出來的傻帽,Steve並不在意自己犯什麼錯,Tony沒有被關在那裡當金絲雀是他最關心的唯一部分。
聽到這番話Tony笑的調皮又燦爛,他像隻海豚在原地八字游著,不時用尾鰭拍出好大的水花,甚至濺到Bucky和Steve身上。
「Hey!你也太高興了喔!」Bucky大叫,Tony朝他吐舌。
Steve大笑起來,接著也被Tony拍起的水花濺的整身都是。
「Tony!」這次換Steve大叫,而Bucky在一旁幸災樂禍的笑起來,歡樂的氣氛很快渲染開來。
 
「Tony,謝謝你。」Steve停止笑聲,滿懷感激與真情地對人魚說「那個…我只是想說……謝謝你,很高興能遇到你。」
Tony泡在海下的雙手摸著臂膀抖了下,為Steve自己都沒注意到的深情款款的告白感到一陣雞皮疙瘩,他抬起手大幅度地揮動手背,意思叫他們快點走。
瞭解人魚意思的Steve點頭,對Bucky說「我們走吧,漁獲夠多了,做人還是不要太貪心。」連人魚都知道要維護環境了,他怎麼能破壞?
Bucky很快就明白Steve意指什麼,他對Tony揮手後回到舵房啟動船槳馬達,Steve整個身體趴在欄杆上往下喊「明天見!」
 
Tony微笑了一下,躍身回到海洋裡,很快的他金紅色的身影逐漸消失在蔚藍之中。
 
 
 
 
Steve脫下潛水衣回到舵房「說真的,那是人魚?」還沒從震驚走出來的Bucky盯著海面上問,好像剛才都是一場夢,人魚的身影在他腦海中徘徊。
「對。」Steve隨手拿了一條毛巾胡亂擦著臉和頭髮回答「你剛才都看見了,有什麼好懷疑?」他捏了捏Bucky的手臂讓對方知道這不是夢。
「我以為人魚只有女的?」
「拜託,你現在都幾歲了。」
「正值年輕有為的大人,準備找個女朋友……嗯……」說到一半,Bucky用狐疑的眼神轉頭看了眼Steve。
「怎麼?」
「我說啊,雖然那個叫做Tony的人魚長的是不錯看啦,不過你是不是對他動情了啊?」
「啊?」Steve好不誇張的撐大嘴型「動、動情?Bucky不要亂講。」
「你臉紅了。」Bucky非常肯定地說。
「我沒有,潛水伕病。」
「你別裝了,潛水伕病主要是缺氧。我不介意你和人魚談戀愛,而且還是條男人魚。」
「我什麼時候徵詢過你的意見啦?」
「你不知到剛才你跟他說話活像個情竇初開的男孩或女孩。」Bucky咬了一下唇,想到剛才Steve對人魚道別的模樣,說女孩比較恰當。
Steve被嗆住「才沒有!我只是比較高興!」
「高興成這副德性,你巴不得等下就直接衝到月牙灣在那裡待到明天!」
「Bucky,不要再說了。」
「OK。」反正不說以後還有很多機會說。
「Bucky。」
「什麼事?」
「替我為這件事情保密行嗎?」
「行啊!」Bucky回答「你說如果這樣做,Tony肯不肯介紹一條美人魚給我認識?」
 
然後Bucky就被Steve踹了一腳。
 
 
   



Tony拉Steve上來的速度水壓給Steve帶來的潛水伕症狀之類的BUG麻煩請無視掉吧...(艸)
設定Tony是能自由變換人類姿態的,全靠胸口的反應爐(這裡的設定胸口反應爐只是能變化人類而已,毫無其他作用)
變成人類後可以用人類的聲音交談,但是在人魚時如果沒有水做媒介,沒有生物能聽得懂或承受人魚的聲音
海水就像變色鏡片般,在空氣中如此刺耳的人魚的尖叫到了海裡或許是種從來沒聽過的魔幻歌聲
↑結果當我設定到這裡時覺得好聲眼熟......仔細想想,啊,原來是哈利波特火盃的考驗中第二關人魚的歌聲啊!
不小心撞到設定了,也可以當作是我參考了哈利波特的人魚的聲音XD"


附上設定的小插圖幾張:

人魚妮 / 片段1 - 2 / 鬧彆扭


給Tony設定成人魚後必須要從肉肚肚和翹屁屁中割捨其一...實在兩種都好想留下來啊(雙手抱)
仔細思考過後還是決定留翹屁屁,因為人魚游泳時一定用的到腰力嘛XD於是肉肚肚就掰掰了QwQ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2/10/11 22:41] | AVENGERS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
<<二言難盡 | ホーム | 感覺不能再愛了>>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exapro.blog126.fc2.com/tb.php/59-1c984da0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ホー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