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About Me

Lexapro/律

Author:Lexapro/律
大叔控到無藥可救!
卻沒大叔能看到爽!
初訪者請先閱讀關於我
過去頭像繪→

>10<

Category

Comments

Hits

Pixiv

Links

+

RSS

申請

Melancholia:::
  • 11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 01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XD拷貝



基度山同人自創角、OOC有慎。
真得確定了再...再點開喔!(抖)(抖屁


被全身的痠痛喚醒,基度山睜眼看見滿布陌生裝飾的天花板,嗅到百合清淡的香味,他張張嘴,感到相當口渴。

阿里在旁邊坐著,等待他的主人醒來已久,並在基度山醒來後遞給他一杯水。基度山接過水,彷彿渴了一整天似的一飲而盡。

「我在哪?」喉嚨得到了滋潤,基度山還沒得及清嗓子馬上開口問。

阿里指了指門,又指了指窗戶外,然後拍了拍自己的頭,接著又搖搖手。

「我怎麼會在這?」對阿里的手語毫無溝通困難的基度山又問。

阿里用食指指自己的腦袋,然後搖頭又搖手。

「你不知道。」基度山說。「你不知道,你怎麼會不知道?」

阿里說他只是早醒了些,不知道他們如何來到這裡。

裝潢很像他在香榭麗舍大道上的住處,唯一不一樣的是許多小地方別出心裁的裝飾和擺設看起來很高調,或許是這裡的主人的個性所致。

在失去意識前發生了什麼事?基度山思考了會,發覺他只記得上了馬車前的事情,在馬車關上門後毫無印象可言。

「真是奇怪了。」

正當基度山還在琢磨時,門打開了,進來的是一個穿著打獵裝的年輕男子,手裡正拿著一把獵槍和幾隻剛捕回來的雉雞和野兔,英俊的相貌中透露了自命不凡的氣質,讓他看起來既高貴又驕傲。

他的驕傲正好對不著基度山的味,那是他最不想接近的一種人。

「您醒了,基度山伯爵。」那年輕的男子說,將手上的東西交給貼身僕人後命令僕人收拾離開,然後對著基度山鞠了個禮。「失禮了,還沒做自我介紹,我是萊恩‧德‧雷克侯爵。」

「德‧雷克?」

侯爵?基度山心裡一緊,從來沒聽說過這名字,他怎麼會在侯爵的房子裡?身為侯爵找他做什麼?侯爵會隨隨便便跟地位低的人打交道嗎?

基度山一時間沒什麼頭緒,不過他仍是維持平靜的模樣看著對方。

「您好,無法親自接待真是非常抱歉。」基度山有意無意閃躲著萊恩的眼神,他覺得萊恩的眼裡有著什麼計畫,因此有些堤防。

「幾個禮拜前有聽說過您的事情,久仰大名。」萊恩說著,走到床前,看著阿里。「那是您的僕人嗎?」

「貼身僕人。」

「真是稀奇,一個沒了舌頭的努比亞人。」

「……」基度山不說話,很驚訝一個素不相識的人怎麼會曉得他未曾提及自己貼身僕人的事?而阿里只是征了會,不知是因為萊恩的話讓他感到刺耳還是那輕蔑的語氣,基度山聽的出來萊恩想嘲笑這異色人種。

「很少看到這樣的貼身僕人,您果然是個古怪的人吶。」萊恩笑著說。

「過獎了,阿里能達成我的任何要求。」基度山以冷淡微笑回應,他感到有些煩躁不打算繼續注視萊恩的一舉一動,他不著痕跡地轉移視線,萊恩那輕蔑的眼神的臉讓他做嘔。

「那麼我能請他離開這裡一下麼?」萊恩侯爵突然發出這樣的提議,他瞥了眼基度山,暗示著「你絕對不能在我面前說不。」的訊息,後者穩穩當當地接收並了解那眼神中想傳達的內容,而且基度山不好拒絕一個侯爵的要求,恐怕對他會造成影響。「請便。」

阿里起身離開,他回頭看了眼自己的主人,基度山用眼神回應他:「門外等著。」

阿里離開了。

萊恩看著門關上後,做了一個讓基度山感到不安的舉動。

他走到門前反鎖了門。「我有些話想說,請您坐在那兒聽著就好。」萊恩說著,從手上的袖口滑出了一把短刀,基度山發覺大事不妙。

不好!他要威脅我!基度山心想。

「坐好!」萊恩大喝,作勢揮舞著短刀。

「您請不要激動!德‧雷克侯爵,有話好說,我洗耳恭聽。」基度山喊著,萊恩才收手,旋即恢復笑容,露出了像豺狼一般白淨的牙。

基度山戰戰兢兢,剛才如果他真的反射性想逃一定會被刺上好幾刀,萊恩是動真格來的,卻又在眨眼間收起殺意露出笑容,這種人不能惹。「您說吧,我會好好聽著的。」他握了拳頭。

萊恩衝著他笑了一下,爬上了床用短刀抵著基度山的喉嚨逼迫對方躺下。

「老實說,我仰慕您很久。」

「您幾個禮拜前才知道我,何故算久?」基度山感覺到脖子刺痛,貼在脖子上的短刀被施了力更深入皮膚。

「不錯,我對您感興趣。」萊恩將短刀收回腰間的皮套內,取而代之拿出一條黑色的綢帶。「聽著,十月三十一日晚上六點在星形廣場有個無名氏舉辦的大型假面舞會,我希望您能一起參加這場盛宴。」萊恩壓在(應該說是坐在)基度山身上慢條斯理說著,基度山抬起一邊的眉毛看著他,與其說看著萊恩侯爵不如說是用瞪的。

萊恩無視基度山故意的無禮舉動,「戴上假面,帶著您的一個貼人僕人,坐雙輪馬車來吧,到時候只能您一個人出現在廣場,您的僕人要在馬車裡等候。」他邊說邊將基度山高領的襯衫解開,然後在裸露的脖子上用黑色綢帶繞兩三圈,最後打上一個蝴蝶結,上面繫著藍寶石。

「來找我,我會用這個來認您;我們可以一起跳幾支舞,然後聊聊一些畫家最近的新作,噢,您看過馬奈新作品了嗎?那真是舉世驚人啊,畫像中那女人赤裸的眼神實在看得我感到無比羞愧!」

「……………」基度山無言以對,他對萊恩的任何動作都感到深深的震驚和羞赧,他沒有表現在臉上,依然是那張冷淡的臉,但內心已是千萬個怒意翻騰著,萊恩不是腦子壞掉了他就是個有病的變態,如果這種完全被侵犯和輕視自尊不是錯覺,萊恩就是在把他當女人在看待!萊恩口中馬奈的新作就是奧林匹亞,她是個妓女,在畫中只有一隻腳銜著高跟鞋,除了脖子上的蝴蝶結,全裸的身體和她與觀者直視的赤裸的眼讓人紛紛感到各種恥辱,像觸犯了禁忌一樣,那幅畫上了報紙頭條,奧林匹亞招來許多斥責和嘲笑。

這是天大的侮辱,他寧可挨那幾口子的短刀也不願自尊被與畫中一個全裸的女人比擬,這比皮肉上的傷口還來的更深更痛。

但對方是侯爵,他再怎麼都得嚥下去,只是萊恩過分的讓他想報復。

「啊,不好意思,壓的您疼吧?」萊恩發現基度山沒說話,他跳下床後基度山才坐起來。

「再怎麼說我都是有感覺的人吶。」基度山按著胸口說,萊恩剛才全身的重量幾乎都在胸口上讓他呼吸困難。

基度山這番話讓萊恩侯爵的表情明顯有了變化,他的臉僵硬了會,而基度山輕描淡寫看了他一眼。「萊恩侯爵,您雖然年輕,但行為應該要再更成熟點。」

「您這是在對我說教嗎?」萊恩抬起一邊的眉毛問。

「恕我有話直說的個性,侯爵。」這次基度山沒看著萊恩,「您可差點把我壓死了。」

「噯,我怕您對我出手啊,我曉得您的身手,而且您不會允許我在你的脖子上打蝴蝶結。」萊恩聳肩說。「啊,您現在可不能解開,這裡是我的範圍。」

基度山頓時頗想對萊恩揍他一拳,這傢伙真著實把他當女人看!

「所以舞會您會參加嗎?」萊恩問。

「我會準時到的。」

「蝴蝶結在您脖子上真好看啊,像奧林匹亞。」萊恩突如其來說了這句話,他的眼神透露出一種叫做慾望的情感。

基度山又瞪了萊恩一眼,他扯掉脖子上的蝴蝶結後打開房間門直徑離去。

 

「真是有趣的人。」萊恩看著房門獨自道。

 

++++++++++++++++++++++++++++++++++++++

ㄜ原作威能太強知識太豐富這不是我一個專畫圖的人幹的來的事啊!
但是就是想寫伯爵被調戲(被打爆)之類的
原來更露骨可是礙於對原作的良心(屁)所以用奧林匹亞來比喻
奧林匹亞這幅畫可以去看看,我滿喜歡的一幅畫
由於不太確定基度山恩仇記故事的時間,只能說大約在中世紀
馬奈的奧林匹亞約在19世紀,有些遠,不過就當作無視吧(爆)

一開始看到奧林匹亞時奧林匹亞脖子上的蝴蝶結就很引我注意
脖子上的蝴蝶結被看做是一種慾望的象徵或是一種佔有的權利(我流解釋! 

萊恩‧德‧雷克是自創的,一個年輕氣盛有點瘋狂的聰明小夥子
偶爾會看穿基度山的詭計或技倆,但還是贏不過基度山
在腦中的故事他最後還會被基度山整得很慘(喂)


基度山太美麗太強大啦!無法想像他敗北的模樣XD
然後圖就……(艸)你懂的…!(滅口!)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テーマ:同人衍生創作 - ジャンル:小説・文学

[2012/06/11 06:37] | 其他創作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
<<阿律他沒救了 | ホーム | 結果文章打太多圖只好另外開來放>>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exapro.blog126.fc2.com/tb.php/49-bc4dc6db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ホー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